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2023-05-05 14:11 栏目:行业动态 来源:网络整理 查看()

你可以想象?数百平米直播基地,办公桌上空无一人,数十位电脑屏幕AI主播在桌面上,孜孜不倦的精力充沛的直播10%,剧本是现成的,场景数字化构建,甚至还有引流短视频可以批量生产。

AI主播崛起之下,闻讯而来的卖家先发制人,其中各大厂商纷纷入驻发布,3分钟完成建模,成本仅几千元。深耕该领域的专业公司,硅基智能已达成约150万数字人合作,电商直播间超过4万家,此外还有一大批“野卖家”,但如闲鱼、拼多多、小红书等,我们以199元设备售卖AI数字人,同时提供代运营服务。

也有买家想省时省钱。在抖音和视频号里,很多学者和知识主播都在用数字人代替他们的业务工作,你可以。同城的实体商户用数字人介绍产品,发团购券,“007” ”式的作品可以获得大量的免费同城流量,淘宝通过为数字人提供“语料库”,店铺实现了顺畅的传播,节省了培养真人主播的成本。

在ChatGPT的帮助下,AI重新回到了互联网语境的中心,关于人工智能能否取代真人的争论永无止境,在这个领域,一群人在欢欣鼓舞:真正的大神人工智能即将到来。 “大约五年后,短视频和直播行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主播要么稳坐顶端,要么被大众抛弃,大浪淘沙的时代已经到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厂商、散户、代理,AI主播的生意经

这里有必要区分一下AI主播的概念,前辈刘烨熙、AYAYI、A-SOUl这些进军娱乐圈的人统称为AI主播,但这和直播AI主播是不一样的。直播间刘夜希3D超现实,需要动作捕捉和3D扫描,技术成本高。A-SOUL是2D二维数字人。在外壳下,中间人被赋予了灵魂,直播间的AI主播是一个2D 超逼真“数字克隆”,可以根据真人说话和移动。

相较于3D超写实和2D二维,2D超写实通过技术再现还原表象、声音和图像,得到一个与真人几乎一模一样的数字人。只需用它来制作一个短视频,即制作《太阳报》的直播《永不落幕》成本低、制作时间短、人人可及,直播带货的2D超写实甚至可以说是出品。

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工作室里的数字人物

从目前的玩家来看,卖AI主播的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一个制造AI主播的源头科技厂商,一个运营购物平台的“私募”,一个下游代理。

最了解AI主播诞生过程的,是做它们的厂商。 《深音》在社交平台上以买家身份联系了一家自称数字人软件开发公司的负责人李明先生,详细了解AI主播的制作流程和应用技术。他们现在的主营业务是AI主播定制。据李明介绍,定制AI主播的过程并不复杂,用户可以提供可克隆的角色形象,拍摄3-5分钟的出场视频素材,以及日常生活中的语音讲话,你要做的就是记录下来.播出时间约3天,短时间内即可获得“同款”数码人。对于克隆数字人的效果,相似度不是100%,但也不是95%。

关于数字人的销售价格,不同公司的计费标准不同。李明的公司有两种收费模式,一种是纯数字人定制费,数字人零售价4980元,包含后续使用和安装教程,另一种是数字人,后面卖源代码。换言之,用户购买的是数字人程序代码,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修改代码,生成不同的数字人形象,价格也较高,源码扩展为3.68万元。

这个价格在同行业中具有可比性。李明表示,刘岚、张琪等商业明星都有自己的数字化身,这两个主播角色的制作门槛基本都在100万元以上。

“坦白说,几百万只给大主播。门槛更高,形象更真实,我们服务的是高端客户,但数字人更适合小企业。我觉得我们预算有限,所以我们“想快速增加粉丝。1000元的数字代表是最好的选择。”李明介绍,目前源码部署价格近4万元,4月份就卖了20多套。 4980元的手办三个月卖出了70到80件左右。

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闲鱼平台卖家

目前,专门从事定制化的科技创客仍然不多,更多的是散布在闲鱼、淘宝、拼多多等平台的个体卖家。

如果你在平台上搜索“虚拟人定制”,你会发现到处都是卖199元和299元套餐AI主播的帖子,但卖的大多是“男模”,也就是

与模特经纪公司合作,集中采购获得形象授权生产出通用的数字人。

根据一位个人卖家提供的公模网址,这里面有上百个主播形象,用户可以自由挑选形象、声音、背景,输入文本,点击界面上的一键生成,便能看到一个时长五分钟的数字人视频预览,如果觉得合适,用户便可以买下公模的使用权,投入到直播间使用。

相比起技术厂商“从0到1”的专业定制,公模生产更像是流水线工作,整体操作下来很像小时候玩的换装游戏,零门槛、对新手友好、自由选择形象,不过从产出的画质来看,人物有很强的抠图痕迹,而且公模们长着差不多的脸、说着差不多的声音,投放到直播池里很难被记住,还有因雷同导致被判违规的风险。

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公模试用页面

有意思的是,在和技术厂商和个人卖家交流时,二人在销售产品外不约而同推荐了“代理”业务。

在个人卖家的闲鱼详情页里,除了介绍AI主播的优势,还特别标注出了“招代理、招渠道商”,只需缴纳一定的代理费,就能随意定价售卖,发发朋友圈就能日进斗金。

而技术厂商李明则是极力推荐“源码部署”业务,强调购买背后的程序代码后,不仅能产出各类形象自用,还能利用源码部署发展代理,赚代理费。

“我甚至都能给你个内部价,你就把代码卖给别人,赚中间差价,这比你做数字人直播更赚钱。”他表示。

大V、商家、创业者,AI主播席卷直播间

被制造出来的AI主播,经过厂家和代理们的营销包装后,便能走入直播间里营业赚钱了。

从AI主播的应用场景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

一类是以售卖“标品”为主的直播间,比如快销品、零食、日用百货等,以单纯讲解为主,话术比较统一;

一类是本地生活商家的直播间,售卖团购券、外卖券,因为无论主播是谁,消费者来到直播间的“目的”明确,就是为了低价优惠而来;

还有一类便是以纯输出观点为主的短视频或者直播间。

在零食百货和本地生活商家的直播间里,AI主播们常常化着精致的妆容,重复介绍着产品的特点、优惠力度,对于弹幕里关于产品、物流、团购如何操作能做到及时回答,单一品类场景完全能适配。AI主播也会入乡随俗,“进来的宝宝们可以关注啵啵间”、“9.9米带回家”等平台黑话张口就来。除了偶尔音画不同步外,AI主播与真人相差无几。

不知疲倦、不会辞职的AI主播们,能保证直播间24小时无休,源源不断地吸引着流量,这是真人主播无法比拟的优势。从成本来看,没有灯光、摄像等硬件投入,也少了主播培训、主播月薪等软投入,只用在前期缴纳一笔几千元的定制服务费,开播前输入文本便能完成直播。轻资产、冷启动短、直播“日不落”,对于标品直播间卖家和本地生活商家们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数字人刘润

同样,在纯观点输出类的短视频或者直播间里,AI主播的出现对于大V、博主来说,缓解了真人出镜的种种麻烦,降低了人力和物力成本。

去年十月份,刘润就透露其在短视频上的内容大部分是数字人分身完成的。打开刘润的抖音账号,至今已发布了1273条短视频,基本实现日更,对于数字人分身完成的短视频,屏幕右边都打上了“本视频用一定技术制作而成”的字样,从效果来看,短视频里的数字人刘润五官神情生动、手势丰富多样、衬衫领处的褶皱都清晰可见,一眼望过去确实难辨真假。

刘润也曾表示,当没有时间去录制短视频的时候,数字人完成了很好的补位。“不管你是闭关在家还是出差在路上,你都可以用你的一段音频去驱动数字人给你生成一段自己的视频”。

除此之外,我们也发现“商业培训讲师”张琦在同一时间段有多个矩阵账号同步直播,这也是数字人分身在发挥作用。上述AI主播定制公司的负责人李明告诉「深响」:张琦的多个开播账号里采用了真人结合AI主播的方式,张琦的数字人在前面讲解,后面有真人实时互动,多个账号同时开播形成了矩阵,流量就无限放大。

不翻车不嫌累,月成本仅200元:AI主播攻占直播间

同一时间的张琦直播间

不管是中小商家的日常直播,还是短视频博主的内容创作,AI主播的确可以代替部分繁琐、流程化的工作,但要提AI主播完全代替真人主播,目前还为时尚早。

比如从交互能力上看,AI主播还只是简单的根据前期输入的文本进行一比一复述,仅适用于单一场景,但如果消费者想要了解更多元的产品信息,了解产品的更多细节或者售后问题,AI直播间则难以满足。此外,AI主播因为少了人类的感知力和情绪洞察力,无法像李佳琦、董宇辉等大主播一样提供“情绪价值”,只能发挥工具的作用。

平台审查也是一个潜在的风险。虽然部分卖家表示平台审查仅针对于敏感词,AI主播并不会被判定违规,但软件开发公司摩诃科技的负责人承磊曾表示,短视频平台其实是会对“非真人直播”进行封控的,一旦被检测出来,账号就会有被封掉的可能。

AIGC、ChatGPT的热浪汹涌而来,搭载着热潮的数字人直播站在了风口之上,但这并不意味着入局即赚钱、遍地是黄金,目前AI主播作为新兴事物,行业里也未形成标准的规范,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要懂得高收益背后也意味着高风险,入局还需谨慎。

微信二维码
售前客服二维码

文章均源于网络收集编辑侵删

提示:仅接受技术开发咨询!

郑重申明:资讯文章为网络收集整理,官方公告以外的资讯内容与本站无关!
NFT开发,NFT交易所开发,DAPP开发 Keywords: NFT开发 NFT交易所开发 DAPP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