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是否具备“货币”的“价值”属性_币世界+第一财经日报

2021-04-12 14:14 栏目:行业动态 来源:网络整理 查看()

加密资产有什么“价值”吗?如果有,那“价值”是什么?货币历史经历了几个阶段:前硬币时代、硬币时代和银行货币时代。目前正在走向数字货币时代。那么,正如我们不能用铸币理论解释银行货币的实践一样,用铸币理论或银行货币理论解释数字货币的实践也是牵强的。

最近,加密货币(即加密资产)的批评基调似乎急剧上升,包括来自国际央行行长或金融监管当局的批评、市场领域的警告,甚至学术层面的批评。批评或反对的焦点有两个:一是加密资产有没有“价值”?第二,不断上涨的加密资产价格是否足以证明其价值?核心在于“价值”的问题。如果没有价值,就没有“货币”属性,失去了价格基础。所以,我们必须回答,加密资产有没有“价值”?如果有,那“价值”是什么?

“加密资产”是货币吗?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被问及卸任后对比特币的看法。他当时说不在我监管之下。这是一个严谨的回答,也就是说他直接回避了比特币是否是货币的问题。为什么要绕道?世界上没有定义“钱”的法律。当然,美国联邦宪法规定联邦政府——国会有权发行货币。实际上,国会委托美联储发行货币。从这个角度看,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权是美国宪法确立的一个原则,也就是说没有其他货币发行者。具体来说,法律只规定了钱的来源,没有规定钱的内容。从源头上来说,比特币等加密资产根本就不是“钱”。那么,从内容上或者说所谓本质上来说,加密的资产能成为“钱”吗?

理论上如何定义「货币」?《帕尔格雷夫货币金融大辞典》和《帕尔格雷夫经济学辞典》是相关学术概念的大师,但没有“金钱——money”的词条,只有“经济生活中的金钱”一个词条,即“经济生活中的金钱”。然而,这一项目的措辞太长,无法成为一个概念或定义。另外还有一个“currency—— currency”的分录,即货币包括纸币和硬币——纸币和硬币。毫无疑问,货币的枚举概念不适用于数字货币或数字货币。

经济学教材中对“货币”有明确的定义吗?没错,教科书和其他的经常避免定义“货币”,这似乎是一个没有定义的概念。具体来说,货币银行中的“货币”就是从央行的角度划分为不同货币层次的“货币”;现代经济学中的“货币”也指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体系下的“银行货币”。

从更广的角度来讨论货币,我们应该回到政治经济时代的“货币”的讨论,也就是所谓的“铸币”。“铸币”和“银行货币”并不构成共同的理论基础。理论上,前者属于政治经济学范畴,后者属于货币银行或央行范畴。也就是说,随着货币从铸币时代向银行货币时代的发展,货币理论从政治经济学下的铸币理论发展到货币银行学下的银行货币理论。

这说明货币进化决定了货币理论需要不断的调整和创新。总的来说,货币历史经历了几个阶段:前铸币时代、铸币时代和银行货币时代。目前正在走向数字货币时代。那么,正如我们不能用铸币理论解释银行货币的实践一样,用铸币理论或银行货币理论解释数字货币的实践也是牵强的。

政治经济学其实并没有给“货币”下定义,只是表达了货币的四大功能:价值尺度、支付工具、价值储存和国际货币。那么,如何用政治经济时代的理论来回答加密资产是不是钱的问题,能行得通吗?逻辑在哪里?

如何理解货币的价值属性

“价值”是政治经济学的“元概念”。重商主义者从商业活动实践经验的积累出发,得出一个“结论”:只有金银才是“财富”。这种理解或判断是建立在财富的安全或流通基础上的,以至于后来的人自然而然地把“财富”和重商主义所说的“货币”或“货币”联系起来。

重农学派的奎奈反对这种理解或立场。他没有讨论什么是财富,而是提高了自己的高度,讨论了财富的来源。魁奈认为财富来自土地。亚当在法国私下拜访魁奈后回到苏格兰,开始研究财富的价值来源,直到大卫李嘉图开创了劳动价值理论。当然,约翰洛克更早提出了劳动价值论。至此,政治经济时代的“价值”理论得以确立。后来者自觉不自觉地把价值等同于财富,先用财富,再用价值。

价值等于财富,还是财富的来源?这些问题带来了更复杂的哲学思考。需要注意的是,价值不是经济学的“原初概念”,而是源于政治经济学时代对财富的思考和反驳。问题是,即使是劳动价值论也没有完全否定贵金属的价值。马克思甚至宣称“金银自然不是货币,货币自然是金银”。于是出现了劳资阶级对立、劳动异化等问题。至此,“价值”的哲学意义和社会政治意义已经完全超越了重商主义的财富观和研究重农主义财富来源的初衷。

现代经济学摆脱了政治经济时代价值哲学思维的束缚,更加关注价格问题。“价值本质”也被“数量事实”所取代。在货币理论中,是所谓的“数量论”取代了“价值论”。甚至在从铸币到纸币时代的过渡时期设定的数量约束的“纪律”在银行货币的政策实践中也一再被突破。也就是说,

只要有价值,就可能被普遍接受,然后,如果两者都有,就可以成为货币。对此,我们不得不明确声明,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不存在这样的货币价值铁律。这种认知或理解过于粗糙粗暴,本质上还是一种概率性的表达,即“能”变成钱,而不是确定性。

加密资产有其“价值”,但它们还不具备“货币”的“价值”属性

之所以有人认为加密资产根本没有价值,是因为加密资产不构成可消费的商品或可接受的服务,其价值是虚拟的,其本质是“虚无”和“空气”,所以根本没有价值。这样的理解,其实是似是而非的。在货币史上,反对贵金属为货币的观点与之相似。所谓“金凉不宜食”。加密资产不具备物理属性,当然不具备物理价值,既不是消费品,也不是可接受的服务。股权资产,如股票、权证、专利等。不能被消费,也不构成可接受的服务。

加密资产的价值不在物理层面。那么,是不是像股票、纸黄金等。其价值体现在股权层面?反对者仅仅因为没有实物价值就否定权益的价值,认为现有权益资产具有间接的实物属性,或者可以转化为消费或服务。那么,支持加密资产价值所有者也认为,货币价值可以通过加密资产的合法货币交易获得,可以转化为消费或服务。这就混淆了价格和价值,即价格就是价值。

加密资产的价值或功能,从根本上说,发生或体现在其数字社区中。

任何否认加密资产价值的观点或立场都必须正视加密资产在数字社区中的功能。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和原则。如何衡量或转移加密资产在数字社区中的作用?是一种内在的修行,也就是说不能从外在去判断。

2010年5月22日,晚上7点17分26秒,住在佛罗里达州、在在线零售公司GoRuck工作的拉斯洛汉尼茨(Laszlo Hanyecz)用1万个比特币买了两个披萨。今天是比特币披萨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实践或事件,标志着数字社区加密资产对外功能的开始和成功追求。

无论运行的好坏,在加密资产出现的数字社区中衡量或运行加密资产都是一个初始问题,处于一种自我进化的状态或过程中。如果你试图走出自己的数字社区,进入其他数字社区,你需要实践来证明它的功能。再者,进入物理或现实的社会经济系统,加密资产的“价值”不是一个公开的问题,而是一个实际的过程。换句话说,加密资产可以用法币交易,价格在上涨,这不是货币价值属性的体现。因为太多的商品或服务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只有当加密资产成长为跨社区的“数字货币”时,它们才有成为数字货币的初始可能性。

什么是数字货币?钱的价值属性是什么?这些都是实践中需要回答的问题,这也是货币历史上货币形态不同或互不相同的原因。也就是说,新的货币形式或类型的衍生和发展是一个满足现实经济需要的、在解决现实经济问题中被发现和修正的连续过程,而不是论证设计或大胆假设的结果。因此,断言某些或各种加密资产最初具备“货币”的“价值”属性,不仅是武断的空洞说法,也是毫无根据的假设。

需要强调的是,供求关系决定了加密资产市场交易的边际价格,但不能直接认定为其“价值数量”,加密资产的价值应该基于其在数字社区中的功能性来展示。总之,基于其数字社区的功能性,加密资产有可能成为数字货币的载体或渠道。但是说它最初具有“货币”的“价值”属性还为时过早,对空话是有害的。

(作者是浙江现代数字金融技术研究所所长)

微信二维码
售前客服二维码

文章均源于网络收集编辑侵删

提示:币友交流QQ/WX群请联系客服加入!

郑重申明:资讯文章为网络收集整理,官方公告以外的资讯内容与本站无关!
虚拟币开发,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 Keywords: 虚拟币开发 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 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