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波:区块链创投的三要素:审美观、知识结构和方法论_币世界+启元社

2020-10-14 22:19 栏目:行业动态 来源:网络整理 查看()

加密技术将是未来30年金融领域最具颠覆性的创新。冯波:区块链创投的三要素:审美观、知识结构和方法论_币世界+启元社

蜻蜓首都的中文名字是蜻蜓首都。我在想名字的时候,有一天在教儿子背古诗,读到宋代诗人杨万里《小池》中“小河只露尖角,蜻蜓立于顶上”。突然觉得蜻蜓是个好名字。蜻蜓站在荷叶上的形象很像我们在加密市场的前沿布局策略,蜻蜓的名字已经定了。

我曾经看过一位希腊哲学家访问波斯帝国的描述:波斯的统治地位,像清晨的薄雾,隐约笼罩着整个帝国,似乎在那里又不在那里,让你觉得忽明忽暗,但波斯当时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道路和马车,中央政府下达的命令可以迅速传递到帝国的每个角落。蜻蜓想做的是覆盖整个区块链的早期市场。

人类社会下一件大事是什么?

做投资人有两种方式:一是赚钱,二是找到人类社会的商业边际。我是属于第二类探索的投资人,驱动基因来源于精神和哲学的探索。我最关心的是人类社会下一件大事是什么?

2014年,我认为人类社会的未来可能有三个重要方向:第一,生物医学,第二,人工智能,第三,区块链。但我不是受过医学训练的专家,无法理解生物医学要做什么;AI只是一个更强大的工具,最后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会用的更好;区块链代表了一种改变技术平台和人机交互模式的新思路,可能更适合我,于是我开始探索区块链。

区块链世界是一个极其自由和高效的市场,无论是中本聪还是各种极客和黑客都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项目。

从知识结构来看,区块链世界是基于数学的分权治理模式,数学面前人人平等。这和人工智能很不一样。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出现AI巨头垄断权力的问题,区块链治理的目标是让社会更加公平、高效、透明。

区块链是一个大航海的时代,不要做港湾里的摆渡船,只是忙着来回摆渡。现在,风险偏好最强的人正在区块链参与,他们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

在互联网投资领域,越来越多规避风险的人进来。以前PE从来不投资互联网,现在几乎所有的PE都做。当越来越多的风险厌恶者进入一个行业,说明这个行业的成长空间相对有限。

在我们看来,加密货币将是互联网进化的后半部分。

20年前,加密货币无法创造,但今天的世界正在改变。随着分散计算的到来、电子商务的普及、宽带的指数级增长和移动应用的普及,以及银行量化宽松、美国向多终端世界转型、收入不平等、全球在线业务和工作等宏观经济形势的前所未有的变化,密码货币市场预计将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发展。

最难的不是生意,而是几个关键人物

比特币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诞生的完美之作。它是世界上第一种对抗通货紧缩和通货紧缩的全球货币,活跃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新冠肺炎爆发肺炎后,世界将经历去全球化。人们将需要一种新的资产来抵御央行造成的通胀。

对于数字世界的原始人来说,比特币比黄金更自然。黄金有两个主要用途,一是价值储存,二是保值。在数字经济时代,黄金其实意义不大。如果未来公众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将资产数字化,像把所有信息和通信转移到微信一样转移到比特币网络,那么当时比特币的市值可能达到50万亿美元。

从比特币的设计理念以及创新和变革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意义来看,Google搜索引擎还不如它本身。美团王兴曾经说过比特币的想法太牛逼了!注定要被记录在人类文明史上。

区块链从“数字黄金”开始,现在已经开始在公共链上重建整个金融体系。如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用一部手机访问这个数字金融堆栈:储蓄账户、担保贷款和合成资产。

如果说比特币有一定的金属属性,那么以太琴更有经济属性,就像美元和石油一样。至于以太网的经济规模,取决于以太网本身的发展和生态。

如果你选择一个能够控制或者领导一个分权社区的领导者,我认为最好的候选人会是维塔利克。之前和维塔利克接触了很久,觉得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像是游戏里的头像。他淡化了人际关系,有点脱节,神一样的存在。维塔利克只用了八个月就学会了中文。我夸了维塔利克,说你中文说得好。他解释说,他的目标是在2008年用中文发表演讲。

在我看来,区块链现阶段有两大方向,一是围绕比特币的采矿、交易等衍生产业,二是以太链中的原生态。DeFi以以太链中的原生态为基础,崛起繁荣。

区块链世界没有国界,我们都是另一个层面的公民。如果你不谈中本聪和维塔利克,我认为在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三个实干家是马克道的创始人鲁恩克里斯滕森、复合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莱什纳和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创始人伊利亚波罗什金。

鲁恩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思想家,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传教士。罗伯特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企业家,具有传教士的特点;伊利亚非常开放合作。他们三个在未来20年能否成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所代表的人永远会成功。

我通常会问创业者一个常见的问题:当你有疑惑的时候,你会想到哪家公司,它的运营模式可能会给你一些启发。符文的答案是基督教耶稣。他的解释是,罗马帝国之所以把基督教作为国教,是因为基督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鼓励分享,甚至分散一半财富去帮助别人,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价值观之一,这样罗马帝国才能扩张领土,巩固统治。我觉得符文提到的“普遍性”的吸引力是无穷的。他其实关心的是基督教式的商业模式。

复合是一种基于以太网的分散贷款协议。化合物的创始人罗伯特莱什纳(Robert Leshner)告诉我,化合物将是一家分散的银行,所以我问他如何找到资金池,如何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以及如何匹配贷款人和借款人的需求。我当时没看懂。我还没有建立基金,但我自己投资了5万美元。Compound想做的事情让我想起了互联网早期阿里巴巴和eBay做的事情。当时,大院的价值仅为50万美元,现在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0亿美元,贷款量接近10亿美元。作为流动性挖掘模式的先驱,复式被市场上很多DeFi团队模仿。

还有NEAR,其目标是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类似于亚马逊AWS平台在云计算领域的地位。NEAR的创始团队成员中有三人是世界数学奥林匹克冠军。我有一段时间每天都和他们在一起,他们经常觉得你很慢,所以我觉得我有多傻,我每天都觉得自己特别傻。

DeFi的发展就像巨人的脚步

DeFi创新的初衷是为了解决人类社会金融体系中的一些问题。当然,一定要有一群非常强大、永无止境的企业家,他们能不断完善DeFi的基础;一定要有一批传教士,不断扩大市场和用户。

我相信20年后,经过不断的革命和创新,DeFi的市场容量会比现在大很多倍。现在DeFi是一个非常小的实验,参与者超过10万。

你可能无法测量一个巨人的高度,但你可以看到它的脚步。DeFi的发展就像巨人的脚步,每一小步都让人觉得那么神奇,而且DeFi还处于学习走路的阶段,未来的路还会更长。

DeFi是一个伟大的东西,因为DeFi就像以前的电子商务一样,代表着一种方法论,一种理念,一种工具。在过去的20年里,电子商务改变了世界各地人们购物的方式,20年后,DeFi将成为人类金融体系的重要基础。

今天,DeFi的发展是新颖和令人震惊的,但更重要的是,区块链科技促进了新的公司结构和股权意识的迅速形成。初创项目可以先做IPO,再启动社区文化和利益绑定的运营模式。这是人类社会在最短时间内创造的非线性增长治理和商业模式。相比于股权,更有效率,更自由,当然也有很多风险。

以YFI为例,是一个具有自动调仓功能的平台聚合协议。它没有CEO,没有管理层,采用不私募、不预挖掘、不团队分享的Token分配模式,一下子点燃了社会对公平的渴求。它的市值从0到8亿美元只需要40天。在我看来,YFI是一个真正颠覆性的区块链创新项目。

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BTC和ETH肯定不会是最大的资产,而一定是其他的公共链。此外,在未来,20亿用户将需要强大的在线应用基础设施。

互联网改变服务,区块链改变资产

今天的区块链世界可能类似于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如果你遇到了当时第一批eBay用户,他会告诉你可以网上买东西,网上付款,网下发货。你会说这太疯狂了。你怎么能相信网上买的东西?2005年,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来找我,他说以后所有的餐厅都可以从网上订餐,当时没人相信。到2020年,如果你在线下买东西,很多人会说你疯了,因为线下逛不容易,没有评级,退货可能会比较麻烦。

我感觉我们现在正经历着同样的时代机遇,只是区块链和加密数字现金的服务理念与互联网服务不同。有人告诉我,移动互联网用户的ARPU值在200左右,而DeFi用户的ARPU值可以达到50万。

从互联网的发展来看,已经逐步解决了网络性能、流量等诸多结构性瓶颈,区块链的发展也将是类似的路线。未来,以太网将逐步解决自身发展的一系列问题。你一定要相信区块链行业的成长趋势,就像互联网曾经走过的精彩成长之旅。

区块链和互联网的背后本质上是计算机技术。但是两者差别很大。在我看来,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区别就像铁路运输和航空的区别一样。

做互联网公司就像开火车一样。开始后,您可以逐节添加车厢。做不到的可以修,甚至换机车再开。像腾讯这样的火车,已经往前开了这么多年。如果你在火车轨道上,你只需要沿着轨道不断加油。至于火车方向,其实是一个不断寻找的过程。今天可以做搜索服务,明天可以做房产服务,过几天还可以做新闻服务。

区块链是互联网之外的平行世界。做区块链项目就是发射火箭,发射前必须做好准备,点火后不能修。就像比特币一样,网络上线后可以修改吗?而且火箭的轨道,能飞多远,能飞多长,都是精确测量出来的,没有扎实的数学基础是做不到的。因此,在区块链世界,报废的火箭很多,空心的火箭更多。

区块链就像造火箭一样,需要知识结构,而不是来自于软糖。区块链项目都是开源的,其实更容易复制。代码一份就够了,但核心问题是如何使用复制的代码,就像造火箭的时候拿着门板却不知道安装在哪里一样。

如何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

无论是看项目还是看人,我都有一套自己的“三要素”视角:审美、知识结构、方法论。

如果以狙击手猎杀目标为例,审美观就像狙击手选择的目标,决定了方向;知识结构用什么武器,长枪,短枪,火枪还是射箭;方法论是瞄准和扣动扳机的要领。

在电影《一代宗师》中,龚玉田与两位大师叶文竞争。龚玉田拿着一块面包,让叶文掰。龚玉田手里的这个蛋糕,看起来很简单,很容易碎。其实对手一上手就知道已经无处发力了。打饼的方式可以理解为审美,是选择打还是不打,怎么打的问题;知识结构是用气功、八卦或者拳击;方法论是每个人的功夫水平。

知识结构很重要。是人类社会需要多年训练的一项骨干技能,比如数学,篮球,钢琴,这些都是不能吹嘘的。过去,互联网领域的企业家有学术背景,包括医学、英语和社会学,但在区块链领域的领导者中,所有人都有数学和科学背景。

我一直在研究为什么沈南鹏能做出这么好的投资。其实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我们总能找到最新最狂野的想法,但是对于像沈南鹏这样知识结构很强的人来说,即使他们后来找到了有价值的审美,也就是不那么早瞄准方向,也没关系,因为一旦瞄准,就会像精确制导导弹一样锁定目标,不断发射。

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有的是审美,有的是方法论,有的是知识结构。这三个维度中,擅长两个的都是有能力的人。

我们一路走在薄冰上,像走在钢丝绳上。保持审美,保持对新事物的不断热爱,这一点非常重要。总体而言,我们一期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有三个标准:

第一,能解决大部分人类问题的分散项目。比如比特币从诞生之日起,就被定位为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旨在解决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第二,可以解决大多数用户问题的分散项目。比如DeFi。如今,人类社会的去中心化运动正在蓬勃发展,区块链科技正在重新定义中央集权世界里越来越多的东西:比特币,去中心化的黄金;Ethereum,分散操作系统;MakerDAO,分散货币;复合、分散银行等。

此外,能够通过集中思维解决许多区块链服务问题的项目也是好生意。比如CeFi。

在蜻蜓资本二期基金规划中,我们将主要关注以下投资方向:

第一,分散金融。区块链在金融业的作用会和互联网在其他行业的作用一样:消除中间商,降低交易成本。第二,集中财政。主要金融服务公司的加密本地版本仍在继续开发。我们正在努力寻找下一代加密银行。主要金融服务公司的加密本地版本仍在继续开发。我们正在努力寻找下一代加密银行。第三,分散前沿应用。下一代协议支持的新产品,如游戏、交易市场、当前应用的隐私保护版本等。

当然,没有人能预测未来。虽然我们已经投资了MakerDAO、Compound等项目,但我们还会在未来十年继续探索下一个以太馆或者说下一个行业大热点。毕竟你需要在行业演进的过程中不断学习、研究、尝试。

从第一天起,我们就与最具创新性的全球加密项目合作

目前在国内,大型VC机构其实都在做资金调配,也就是VC在做PE的工作,PE在做庄家的工作,天使投资在做VC的工作。

投资逻辑完全不同,就像造火车造火箭一样。你可以找任何一个商业天才去造火车,经营铁路线,但是你要造火箭,就必须找火箭工程师。

投资和投机有区别,投资和参与也有区别。投机最重要的一点是卖出的时机。无论买的价格是高是低,快速逃离都叫投机。我们不是投机者,从不考虑买卖时机。蜻蜓也不进行金融或金融投资。我们重视社区、行业和20年后的趋势。

从我的审美角度来说,我对未来的向往是疯狂的。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一个奇迹。门户、搜索、游戏、社交、电子商务、团购、分享等新兴商业模式已经出现,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JD.COM、美团等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培育出来。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人类社会正在区块链建设新的文明。当下一个区块链时代到来时,格局将被重新洗牌。在未来的25年里,我们将打开一幅区块链的图画,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中国的互联网有很强的地域和文化保护,而区块链是一个没有国家的平行世界。蜻蜓资本是一家基于全球的加密资产风险投资机构,专注于区块链技术。它与安德烈森霍洛维茨(a16z)、范式和多链资本处于区块链的平行世界。

加密技术将是未来30年金融领域最具颠覆性的创新。我们的使命是从第一天起就与最具创新性的全球加密项目合作。

我希望蜻蜓能够很好地服务于这些年轻的区块链企业家,帮助他们为自己的资本融资,开拓新的平台资源,让每个人都能在蜻蜓资本感受到无限的自由,追逐未来最好的方向,改变世界。

作者:冯首创合伙人

微信二维码
售前客服二维码

文章均源于网络收集编辑侵删

提示:币友交流QQ/WX群请联系客服加入!

郑重申明:资讯文章为网络收集整理,官方公告以外的资讯内容与本站无关!
虚拟币开发,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 Keywords: 虚拟币开发 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 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