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中智能合约的法律问题研究

2019-01-05 12:51 栏目:经验之谈 来源:网络整理 查看()
区块链1.0时代的应用以比特币为代表,以解决货币和支付方式的分散,而区块链2.0时代是整个市场更宏观的分散化,使用区块链技术转换许多不同的资产,而不仅仅是创建比特币以创建不同资产单位的价值。智能合约是满足此类需求的应用。然而,作为新兴事物的智能合约,其法律属性和应用仍存在许多问题。

I.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不是区块链的概念,而是由跨学科法律学者Nick Szabo在20世纪90年代首次提出。在尼克萨博的定义中,智能合约是“一系列以数字形式指定的承诺,包括各方履行这些承诺的协议。”

在这个定义中,有几个关键词:一个是承诺,这意味着合同参与者的同意;另一种是数字形式,即合同用计算机可读代码表示;第三种是自动执行,即基于命令式编程语言,计算机可以自动执行协议。以自动售货机的具体应用场景为例,由于机器已经设置,当用户提供一定的输入值时,自动售货机将产品交付给用户。如果使用计算机代码代替自动售货机,将产生具有满足上述特征的自动执行功能的基于数字程序的工具。

在智能合约推出后的一段时间内,智能合约未得到开发和应用,主要是因为缺乏可支持可编程合同的数字系统和技术。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它将为智能合约的应用带来广阔的前景。当然,智能合约不能仅通过区块链来实现,但区块链技术的特征决定了智能合约更适合在区块链上实施。这是因为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支持可编程合同,还具有分散化,非篡改,流程透明性和可追溯性的优势,并且自然适合智能合约。具体来说,第一个是权力下放,以确保数据由整个网络备份,不受第三方组织的干扰。在集中化的情况下,可以避免某些恶意行为对合同正常执行的干扰;第二是它不能被篡改,数据无法保证。删除,修改,只能添加,存储,读取和执行整个过程透明和可追溯,以确保历史的可追溯性,并增加邪恶的成本;第三是自动执行,当满足代码中描述的某些条件时,代码中定义的特定操作将自动触发,而不必担心合同不执行的问题;第四是信托机制,区块链解决了合同的信任问题,也就是说,原始合同的执行取决于法定的强制性认可。提供信任和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提供了一种完美解决信任问题的机制,无需第三方公共信托的参与或第三方保证的需要。

今天,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可用于支持各种类型的金融交易,包括股票,私募股权,众筹,债券以及其他类型的金融衍生品,如期货,期权等。智能合约可用于创建,确认和转移。

二,智能合约的法律属性

智能合约是合同吗?我们知道,所谓合同是指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协议,建立,变更和终止民事权利和义务。合同具有以下法律特征:第一,合同是双方的法律行为,并以协议为条件;第二,合同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合同当事人处于平等地位,任何一方都不允许其他人施加限制或胁迫;第三,合同是具有相应法律效力的协议。合同不能是非法行为,而只是一种法律行为。如果合同是非法的,将导致合同无效,甚至当事人将受到起诉和制裁。第四,合同是从法律角度澄清当事人之间的具体权利和义务。文件。合同规定,修改和终止双方之间的某些特定民事权利和义务,以实现双方的具体经济目的。

一种观点认为,智能合约不是合法的,无论是否同意以及各方是否明确。原因是:首先,合同意味着双方同意达成协议,即可取。在智能合约中,只有一个数字程序(一段代码),而不是合同内容。它缺乏合同的一般必要条款,因此很难判断双方是否达成共识。第二,在合同成立时,要约人和承诺人必须确定,并且当建立智能合同时,各方往往不确定。而且,区块链技术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当事人的隐私,使得智能合约的当事人不愿透露姓名,使合同双方无法相互了解。

事实上,智能合约仍应被视为法律意义上的合约。智能合约也是各方意义的含义。合同条款以计算语言而非法律语言记录。尽管普通人不能识别数字代码,但专业人员可以识别它,并且代码本身是交易方的输入。智能合约由计算机语言预设,计算机可读编程语言比文本语言更清晰,更稳定,因此智能合约的语言误解率非常低。智能合约的匿名性不会导致各方的不确定性。此外,智能合约是根据预先设定的条件自动处理资产并由多方识别并在区块链上运行的程序。当触发预编程条件时,智能合约自动执行相应的合同条款。这种智能合约的自动执行允许合同履行的自主性,而不需要法院和仲裁机构等中间媒体来监督合同的执行,一旦执行,它将被执行,整个过程,包括发起人, 将不能够。介入。可以说,智能合约类似于“完整合约”。

三,智能合同法的适用问题
在区块链时代,智能合约扩大了合同形式,但它们也对我们的合同法提出了挑战。这些挑战主要是:

首先,不可篡改,可自动执行和不可撤销的智能合约可能导致无法合法干预的合同。法律具有纠正偏差的功能。以欺诈或强制手段缔结的合同,危害国家利益;恶意串通,合同缔结,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方的利益;法律上隐瞒的非法目的合同;损害公共利益的合同;违反法律根据行政法规强制执行的合同,或者对于不合法的合同,法律可以介入并断定合同无效或可撤销。然而,智能合约是一个不可更改的程序和计算机指令。一旦编写了智能合约代码,它将立即生效。外界无法实施干预。即使存在导致合同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况,它仍将被执行。而且,需要准确地编写智能合约。如果合同写得不正确,可能会导致合同中可能被利用的漏洞。而且,此漏洞无法纠正。这将对合同法中的有效性制度,可变和可撤销制度产生更大的影响。

其次,智能合约的受害者很难减轻他们的权利。区块链分布式分类账交易是不可撤销的。一旦发生由于丢失了消费者私钥而导致的欺诈性交易,就无法修改或回滚实际交易。当消费者选择智能合约作为执行合同的方式时,他需要在需要撤销原始合同时引入新的智能合约,并且侵权人可以忽略它。而且,智能合约是匿名的。如果对匿名智能合约存在法律纠纷,则无法确定争议的另一方。通过传统诉讼解决纠纷将非常困难。因此,根据智能合同的受害者,很难从实际损失中获得直接救济,而只能依靠数字世界以外的补偿来提供替代补偿,而实施起来则比较困难。此外,继续履行违约责任,补救措施或损害赔偿,但它不能在智能合同中发挥作用,因为违约责任的实现通常需要中立的第三方进行干预以敦促违约者要承担责任。第三方通常是法院或仲裁机构,而智能合同的实施不需要中立机构的干预。

第三,智能合约的安全性仍然存在问题。智能合约的不可篡改性质要求其脚本语言准确并且计算机程序中没有漏洞。然而,简单的智能合约可以更好地满足上述要求,但是具有稍微复杂的术语和更多类型的智能合约具有更高的漏洞机会。例如,Github上的新手devops199意外删除了智能合约的库函数,导致大约3亿美元的以太坊被锁定并且尚未解冻。在另一个例子中,在The Dao事件中,以太坊基金的分配主要是智能合约。然而,由于智能合约代码的不精确性,交易基金存在很大的漏洞。为了解决修复智能合约的问题,最终取得了难以取得的成绩。 fork导致以太坊直接撕裂到ETH和ETC(旧版本),但最终它仍然无法解决问题,因为会有重放攻击。新链上的交易被广播到旧链,交易仍然成功,造成混乱。因此,完整的代码自治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必要时需要手动干预。

第四,缺乏智能合约的履行形式,只有业绩或非业绩划分。合同义务未得到适当履行,并且可以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例如无法履行,延迟履行和不完整的履行。当合同的一方延迟履行义务时,另一方可以提醒其要求履行债务。如果执行延迟的一方在合理提醒后未能履行其义务,或者如果一方明确表示不能履行主要债务或未能完全履行主债务,则另一方可以终止合同。但是,在智能合约中,首先设置代码程序,当满足预定条件时,自动履行合同,当不满足预定条件或不满足预定条件时,合同的自动履行功能为未激活。因此,智能合约的表现不具有延迟业绩,表现不完整,履行失败等不能完全履行义务的形式。

第五,智能合约更难以应对法律政策的变化或调整。法律或政策通常会进行更改或调整,但在智能合约中,在设置代码程序后,其拥有的信息很难修改,相关条款基本上无法更新。简化不可能使智能合约处理修订后的法律或政策。

因此,智能合约的合法应用还有一些障碍需要克服。法律有必要为智能合约的新事物建立一个新的系统,并将其纳入规范调整的范围。

资料来源:广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法律服务中心庞晨光肖,张灵聪
微信二维码
售前客服二维码

文章均源于网络收集编辑侵删

提示:币友交流QQ/WX群请联系客服加入!

郑重申明:资讯文章为网络收集整理,官方公告以外的资讯内容与本站无关!
虚拟币开发,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 Keywords: 虚拟币开发 虚拟币交易平台开发 山寨币交易平台开发